陶瓷文化

福泰:國瓷國畫兩光華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9/8/19     瀏覽次數:    
[ 淄博日報 ]  作者: 畢玉國 于春林 王慧
  國瓷和國畫如何交融、相得益彰?
  5月8日,記者一行踏入福泰陶瓷大師工作室時,只見一位畫家正在潔白的瓷坯上作畫:凌空綻放的枝條上,朵朵嫣紅的花兒競相綻放,一對隔枝啁啾的鳥兒正欲展翅,若隱若現的玲瓏壁石將整個畫面渲染得詩情畫意。而早已創作好的四個青花瓷瓶赫然排列,清新雅致的造型,淡遠脫俗的畫面,瓶型和畫面的美妙結合,大有周杰倫《青花瓷》“素胚勾勒出青花筆鋒濃轉淡,瓶身描繪的牡丹一如你初妝”的意蘊。創作者是著名國畫家師行坤先生,作為福泰陶瓷的簽約畫家之一,他每年都要來大師工作室進行幾天的主題創作。
  與國畫大家合作,把國瓷與國畫結合得相當益彰,進一步提升淄博陶瓷的國際影響力,是福泰陶瓷近幾年一直打造的“國瓷國畫”戰略。
  在福泰陶瓷大師館,董事長蘇希敬向記者一行介紹:淄博作為五大瓷都之一,有著悠久的燒造歷史,深厚的歷史積淀,造就了一批批的能工巧匠,他們用代代相傳的陶瓷藝術記錄著淄博窯的變遷。西方認識中國是從陶瓷開始的,為了讓淄博陶瓷發揚廣大,福泰不再滿足于日用瓷的出口,2008年他們獨辟蹊徑,將國瓷與國畫緊密結合,陶瓷與國畫的相映生輝,在世界陶瓷藝術舞臺上閃耀出令人矚目的光華。
  去年5月,“潘魯生、畢家索陶瓷的對話”亮相第55屆威尼斯國際藝術雙年展,引起西方藝術界的轟動。著名策展人溫佐曾這樣描述福泰藝術瓷給人們帶來的震撼:將潘魯生與畢加索并列,這之間不是一種相互比較的關系,也不是創新能力的考量,更不是一種用來贊揚的工具,而是一種藝術的、單純的、高貴的對話。透過陶瓷這種藝術,解讀兩人的藝術風格,實現陶瓷藝術的中西方對話交流。
  繼意大利展覽成功后,同年9月,潘魯生陶瓷藝術展在上海博物館展出,為期1個月的展出,同樣吸引了來自全國乃至世界各地的人們,福泰藝術瓷再次成為人們鏡頭的焦點。
  福泰陶瓷為何受到大家的青睞?為何能在藝術殿堂里閃耀出灼灼光華?潘魯生的回答頗得其妙:“我對福泰陶瓷幾乎是一見鐘情,它獨特的瓶型特別適合創作國畫;再就是釉上、釉中、釉下彩都能在這里創作;更重要的一點是,燒成率幾乎達到,不浪費畫家的心血?!?/span>
  打鐵先得自身硬,為了吸引畫家創作,福泰陶瓷遍訪燒瓷制坯名家,創新了不少適宜國畫創作的瓶型。談起做藝術瓷的初衷,蘇希敬頗有前瞻性的眼光:“日用瓷的出口競爭已到了白熱化的程度,利潤空間極其有限,為了拿到出口訂單,企業間甚至不惜成本,大量增加強化瓷的出口,而這些產品代表不了淄博瓷的水平,無形中就在國際上留下了淄博瓷不高檔的印象,可惜了祖祖輩輩積累下來的燒瓷工藝。唯有走不一樣的路子,才能讓淄博瓷大放異彩。我就想:淄博是陶瓷生產基地,又是書畫之鄉,將兩者地結合起來,才是淄博瓷走出國門、走向世界舞臺、展示藝術魅力的絕好結合?!?/span>
  過硬的手拉坯工藝,順滑平整的無斷接流暢瓶體上釉后的燒制成功率達到不跑色、不偏色。創作釉上彩的畫家不必到湖南醴陵尋訪五彩瓷,創作青花的也不必跑到景德鎮,無論是釉上、釉中、釉下,也不論是何種器型與色彩,在福泰都能得到滿足。
  在福泰陶瓷大師作品陳列室,記者看到了這些耳熟能詳的國畫大家的名字:于希寧、潘魯生、郭志光、孔維克、梁文博、李學明、宋豐光、師行坤等,一一看過去,或清新淡雅、或工筆重彩、或潑墨寫意的國畫作品在各種瓶型上得到淋漓盡致的展現,甚至比在宣紙上更能展示畫家的筆墨意蘊。
  去年,福泰承辦了全國“十藝節”山東名家的陶瓷藝術展,名家們在福泰創作完成后,沒有燒壞1件,全部達到展覽標準。由此,福泰陶瓷在國畫家心目中奠定了淄博藝術瓷地位。短短幾年的時間,福泰藝術瓷名聲鵲起,藝術家們云集于此,目前,已有130位國畫家與福泰陶瓷牽手。國瓷與國畫就像雙生花,業已成為福泰陶瓷亮麗的文化名片。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頁
13956260021
瀏覽手機站
蒲公英研究所免费进入,办公室爆乳女秘在线看免费,欧美性白人极品hd,尤物18禁网站在线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